欢迎来到北大荒集团前哨农场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用户名 密码 登陆注册
首页 >党建引领 >百花文苑
岁月有痕
作者:冯秀艳发布时间:2023.03.15    单位:前哨农场幼儿园    点击率:592

7岁时懵懵懂懂,觉得公主和王子一定会在一起,觉得小美人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觉得匹诺曹实现了心愿,觉得烈酒可以把云烧烫,觉得时间有可以回溯的桥梁。稚嫩的手将童话书放在枕边,便觉得可以抹掉岁月的流淌。

17岁庸庸碌碌,喜欢将桌上的书堆成保护自己的高墙,喜欢在草稿纸上写天马行空的小剧场,喜欢对着窗外的阳光发呆,那时我们都知道,晚自习时晚霞正好。在那些试卷如雪片、考试如牛毛的时间里,我们一边畏惧着成绩一边渴望通过高分证明自己。学校砖墙的缝隙,人声鼎沸的操场,冬去春来的白杨,我们的青春就存在于那里。岁月从身边倏忽而过,平静无波。

仲夏的风止于清晨,燥热散于黄昏。2022年6月8日,那天晚霞正好,我们毕业了。有人迫不及待地开始全国旅游,有人直奔电脑前誓要补完所有游戏时间,有人回到家里安安静静地睡觉休息,有人在街上留到深夜,和自己的青春告别。

后来出分、报志愿,一套流程走完,曾经亲密无间的同学天各四方。也许有些还保持着联系,有些却已形同陌路。来到陌生的城市,走进偌大的大学校园,才发现没有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学关系,没有了每天恨不得24小时盯着你的班主任,没有了那个一群人共同为之奋斗的目标后,人有时真的很孤独。

也许是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,也许是站在热闹的人群外猛然意识到自己无法融入的时候,总之是在那样一个在影视剧里充满仪式感的时刻,我们突然就开始思考人生了。摆脱了家庭和学校的庇佑,站在稚气与成熟的交界处,有些人往回看,有些人朝前走,无论是回顾还是展望,我们思考起了未来。

27岁的人生是怎样的呢?可能研究生在读,可能早早就开始工作了,可能承受着学业和毕业的压力,可能正被奇葩的老板和同事折磨。穿梭在忙碌的城市,身边的每个人都在低头匆匆赶路,在这个钢铁浇筑的冰冷都市,道路错综复杂,抬头时也许只有满目的茫然。

37岁,是最容易失去目标的年纪。人常说中年危机,既是事业也是健康,既是身体也是心理。这时的人已经被生活磨损了太多,人生太忙碌了,忙碌到没有时间停下来欣赏早高峰时的日出,晚高峰时的日落;忙碌到年轻人们每晚失眠,在意气风发的年纪脱发早衰;忙碌到还没来得及享受一次重逢,便已经赶往下一场离别。我们和地球一起昼夜不停地旋转着,不断与世界和自己争吵,又握手言和。

想着想着,思绪便走远了。回过神时,也许夜色正深,也许阳光正好,我们看着眼前触手可及的热闹,却还是看得见摸不着。于是茫然便措手不及地闯入心中,我们不免疑惑,难道这一生便是如此了吗?7岁时世界用童话粉饰忧伤;17岁时直面高考,那是我们初探世界一角;27岁时我们正式步入,世界已经开始露出獠牙;37岁我们深入其中,早已被世界的残忍磨损……一直到我们满头白发、颤颤巍巍地坐在一起,聊起年轻时或平凡或热血的故事,再多的艰难和苦涩,再多的欣喜若狂和悲痛欲绝都成为“阅历”,或许才能将一切释怀。

于是我们终于明白,人生,也就是那样。每个人都脚步不停地朝前走,在路上不时遇见不同的人,或同行或背道,或短暂或长久,然后挥手道别;遇见不同的事,或欢喜或悲恸,或释怀或深陷,然后埋入心底。经历了此间种种,酸甜苦辣,悲欢离合,方而为人。而那些当下觉得过得去过不去的坎,也不过是老时聚在一起的谈资。

到了那时,也许我们依然相信,烈酒可以将红云烧烫,我们可以穿越时光,童话可以抹掉岁月的流淌,我们终会找到时间的桥梁,寻到少时一抹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