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黑龙江省前哨农场信息港网站!
用户名 密码 登陆注册
首页 >党建之窗 >百花文苑
荒地逗点
作者:刘春柳发布时间:2020.11.14    单位:前哨农场学校    点击率:49

荒地逗点

       ——致敬所有为北大荒建设献出自己青春,生命的前辈!

      月亮瞪着她雪亮的眼睛,直直地盯着窗子,似乎窥视着屋子里的举动,然而这并未达成她的心愿,屋子里静极了,一幅静物画的剪影,唯一证明这是现实世界的就是李照林煽动着的鼻翼,微张的鼻孔,贪婪地吸吮着空气,但是空气不能填饱他饥饿的肚子,虽然他已经从泥沼地附近抠了一些野菜根,就和着已经啃了两天的唯一一个能给他一丝安慰的苞米面馍馍。同伴们,三天前出发去团里购置物杂,给他留下这个馍馍。昨天入夜,刮起了暴风雪,早晨起来门已经被堵死,雪从缝隙钻进来,一檩子一檩子的,像乞讨的小蛇。他索性把门锯开,从底部掏出个通道,才得以出去。虽然现在门被打了补丁,可那单薄的身躯依旧抵御不了风寒,否则墙角也不会被吹得挂上白胡子。此时的李照林还没有困意,整个身体因为寒冷不由自主地颤抖,他想起小时候那次在屋外和混小子们疯闹时,突然站住的自己,打了个寒颤,忽然感觉自己的大腿一阵温热,随即又感到一阵冰凉的刺痛,停顿几秒后,他找了个借口,跑回家,捂了大被,偷偷地抽噎着,他以为自己要死了。想到这他突然觉得最让他舍不得的是奶奶给他做的白面馍馍,又软又甜。想到这白面馍馍他就不那么悲伤了,从被窝里爬出来,不顾裤子的潮湿,跳下地,搬了个凳子,攀上碗架子,打开柜门,里面除了几个绿油油的菜团子,就再也没什么了。

      思绪是一剂止痛药,平静的身体被困意麻醉,染上迷梦的瘾。

微微的曦光穿透夜的迷茫,天空蓝的没有一丝瑕疵,李照林穿戴好,向树林深处跋涉,他仿佛就为这片树林而生,连名字都在附会着。

昨天的斫痕还是崭新的,泛着积雪的晶莹。他锯了几下子,只觉得腰酸,大概是昨晚睡得沉,硌着了。突然左腰一酸,身体一僵,动弹不得。猝不及防地,那棵树即将断的树倒下了。他也倒下去了。他和树都躺在地上,拼凑成十字型,树林里传来的一阵闷响,震落了一些积雪,纷纷扬扬,撒在树和人的身上……

这个冬天的雪覆盖了他的身体,然后又会慢慢融化,从他身体里长出嫩绿的草,秋天的落叶在他身体里腐化,渐渐的他将自己的沉默与大地融为一体,成为北方荒地上一个曾经有过呼吸的逗点!